英国一名男子被指控在飞行途中欲开机舱门,在飞机着陆后被拘留,后又遭罚款,还上了航空公司黑名单。不过,他称自己被冤枉,这么做是因为把机舱门当成了洗手间门。

英国《每日邮报》报道,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一架客机的乘务人员报警说乘客詹姆斯·格雷在飞行途中欲开机舱门。这架从爱丁堡起飞的客机抵达目的地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尔机场后,格雷被警察带走拘留了一夜,还被罚款600欧元(约合4269元人民币)。他乘坐这家航空公司另一架航班回家时,遭到拒绝,并被告知5年内都不能乘坐荷航班机。

格雷说,他试图解释这是个误会但未奏效。他说,绝对不是故意开机舱门,因为“知道(开机舱门)那种事危险”。

斯希普霍尔机场和荷兰边境警察拒绝评论此事。荷航只是说,一名乘客因在机上“行为不端”被交给警方。(欧飒)(新华社微特稿)

编辑:SN098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性别的不平等是个历史现象,也是个文化现象。社会发展,不会允许某个性别无休止地拔高自己到地位。行政权力干预性别平等,好处固然多,但后遗症也不少。现在,女性地位被人为强调所带来的负面问题也不少。不少家庭悲剧的产生,与女性的强势不无关系。

师生交恶、升格为网络话题,对彼此来说都有些尴尬,诿过于社交平台似乎能捡回一点面子。但师生关系的确也到了一个该反思的时刻。人大的“绝交门”,因学生在朋友圈批评某些老师、本校历史系以及北大[微博]历史系,出语有些情绪化比如多次说对方是“垃圾”。

这样的集体兴奋,这两年经常发生,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兴奋堪称狂欢,有幸灾乐祸的,有鞭尸的。我对这种兴奋和狂欢抱有理解和同情,但还是认为意义不大——就好像,某人得到一个处分,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似的。

中国的干部似乎天生非常有“个性”,融合程度差,书记与局长关系处得好的少,不相互拆台已是“大幸”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机关干部需要在党政主官间“周旋”,弄不好就是“老鼠进风箱”。这种两头受气的感觉,对于“双主官”单位的机关干部应该都不陌生。

暂无评论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